与妻分居4年 56岁孝子“为陪父终而心安”(图)

浏览次数:174 时间:2018-09-19

  一入10月,秋风萧瑟。56岁的薛伟总感觉屋子里空空的,很冷。在那张熟悉的床上,他总会呆坐很久,会掏出手机看上好一阵子。手机里留下了他与父亲的生活画面。四年里,薛伟离开妻子,与父亲同吃同睡。他想不通,为啥父亲吃着吃着饭就走了。他甚至明明摸不到父亲的脉搏,却还要给他做人工呼吸。医生告诉他:“你父亲是老死了,很安详。”薛伟说,老人86岁走的,到现在他还没搬出父亲那个房间。不过他很满足,他为陪父亲老去而心安。

  为父亲搬家,与妻子分居

  “谁都有老的那一天,妻子理解”

  2012年10月,薛伟的父亲因患脑血栓半身不遂入院,一住院就是40天。老人病情平稳出院后,考虑儿子未婚,房子又有电梯,薛伟干脆将父亲接到儿子家。起初,他是天天两头跑地照顾父亲,后来干脆搬家与父亲同住。而这一住就是四年,薛伟说,谁都有老的那一天,如此照顾老人也得到了妻子的理解。

  半年后,薛伟的父亲无法自理。每晚老人都要起夜四五次,成宿睡不好觉。薛伟四处打听解决的办法,最后听人说用上了一种尿袋,老人就不用起床折腾了。小便解决后,大便的问题又来了。老人整天卧床,胃肠蠕动不好排便不畅。起初,薛伟给老人用开塞露,可有一次由于老人用力过大脱肛了。好不容易将老人送到医院,医生只告诉薛伟,老人身体状况不能住院手术。不得已,薛伟只能将父亲带回家,自己慢慢照顾。打那以后,薛伟就用手为老人抠大便,便后再用温水为老人清洗,老人的内裤和被褥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。

  同被窝睡觉,回忆父子往事

  “比啥药都好使,不然父亲可能早就走了”

  薛伟是沈阳燃气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。为了准时上班,他每天5点多就得起床。给父亲倒尿袋、洗漱、做饭、喂饭,他一忙就得一个多小时。薛伟说,早饭一般给父亲吃鸡蛋糕,一个馒头,还有一袋牛奶。晚上,老人也基本以面食为主,再吃点小菜。头两年,薛伟中午还要跑回家给老人做饭、喂饭,午休的时间像是赶火车。后来老人的饭量减小,中午根本不咋吃,他就渐渐将老人的伙食变成了早晚两顿。

  “这四年,白天父亲就在家里躺着,从来没让我上班操心。晚上,我们父子俩一起睡,有时候手握着手,我说话他就那样听着。”薛伟说,四年里,每到夜晚,他都要搂着父亲在一个被窝睡觉。尽管父亲无法说话,但还会点头、摇头,会咧嘴笑。父子俩常常是躺在床上,聊着过去的事,他说着说着,老人就睡着了。薛伟说:“一个被窝睡觉,比啥药都好使,不然父亲可能早就走了,这种亲情不是雇护工能替代的。”

  父亲老去,他还坚持施救

  “没什么遗憾了,但我还是很不舍”

  四年里,薛伟每天晚上都要给父亲揉背、按摩四肢。只要天气好,薛伟就用轮椅推着父亲出去晒太阳,放松心情。四年中,薛伟无时无刻不惦记着父亲,不出差,不旅游,连同学、朋友聚会都因此推托。在薛伟的精心照料下,老人四年里竟没得过一次褥疮,没打过一次点滴,没再去过一次医院。薛伟说,这也是父亲对自己付出的最好回报。

  10月5日早上8点,薛伟正常给老人喂饭。当天老人食欲如往常一样,吃了一个包子,又吃了鸡蛋糕。可吃着吃着就把东西吐了出来,然后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。薛伟不敢相信,父亲原本蜷缩的腿竟然伸直了。他不敢相信,父亲原本跳动的脉搏居然停止了。他喊着父亲,一边让儿子打120,一边给老人做人工呼吸。直到医生来了,他才知道父亲真的回不来了。

  如今,薛伟还没有彻底搬出与父亲同住的房间。他说:“对于父亲,没什么遗憾了,但我还是很不舍。”

  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 刘宏伟

  通讯员 刘东亮 摄影记者 孙 海

  敬为孝首

  读罢此文,心热眼湿;自问他问,少人能及。

  四年,别妻离家。父子拉手,同榻而眠,即便你已无言,为儿还是夜夜与你闲说一二,此情可敬。

  此孝,绝非只供衣食的养亲之行可比,而是更高层次的孝道:敬。孔子认为,敬为孝首。只有给予双亲人格尊重和精神慰籍,才是最好的孝。

  老薛做到了。而在这个家庭里,老薛难得,小薛难得,薛妻难得。这种契合,断然不是偶然际遇,一定是长久氤氲的家庭氛围。

  文中的老薛,用最质朴但灼心的情感,为小赵小钱老孙老李上了一节最好的孝道课。

  为人子女的我们,别轻易就谈天、地、人、己,孝道是打通一切的内功。行胜于言吧!(红霞)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足球888c皇冠 版权所有